相关文章

奥巴马 浙江蒙冤叔..

张高发叼着烟,望着门口一棵黄葛树,一只母鸡扑扑啦啦地飞到树上,他眯了眯眼,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自从他儿子张辉回来这一年里,他惊奇地发现,家里的母鸡竟然在树上生蛋,而且赶都赶不下来。他说:“这是一个好兆头,鸡飞树上,蛋从天降。张辉和张高平。

浙江省政法委政治部副主任朱巧湘日前称,调查组将对浙江张高平叔侄冤案的原办理过程中公、检、法各部门办案环节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调查,并将根据调查情况,严肃依法依纪追究责任。其中就包括案件审核人——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聂海芬,她曾被称为“女神探”。法学界权威学者表示,对司法的监督不应只依靠“拦轿申冤”。

去年3月26日,张高平和张辉叔侄俩被宣告无罪释放,回到了阔别十年的家乡。

一晃一年过去了,他们的身体摆脱牢狱,他们的心是否已经归于平静?是否真正开始了新生活?

“10年前,100元能用很多天,怎么现在100元打开了就没有了?”张辉感慨花钱如流水。

这一年,叔侄俩各买了一辆宝马车。张辉说话间,不时和女友用微信聊天。